中國史上最恥辱女俘:貴妃公主不如娼妓

                                        靖康之難,北宋后宮嬪妃、宗室婦女全部被擄往北方為奴為娼,遭受金兵強暴和蹂躪,被俘 貴妃公主不如娼妓,堪稱中國史上最恥辱的女俘。

                                        朱皇后為了捍衛自己和所代表民族的女性 的尊嚴,選擇了以死抗爭。

                                        這段歷史是南宋人難以啟齒的恥辱,也是激勵南宋人抵抗金兵南 下的動力。

                                        金羊網綜合相關史料,刊文詳敘了北宋亡女俘所遭遇的凌辱與凄慘的命運。

                                        北宋末年,金兵第二次南下包圍了汴京城,為了茍延殘喘,宋徽宗、宋欽宗竟以上萬名宮廷、 宗室和京城婦女為抵押品,明碼標價地抵押給了金軍。

                                        在金軍的營寨中,她們遭到強暴和蹂 躪。

                                        北宋滅亡后,金兵北撤,這些女性在金軍的押解下隨同北遷,在途中歷經磨難、大 批死亡。

                                        到達金國都城以后,她們被遣送到供金國君臣享樂的洗衣院、金國皇帝的各大 御寨,賞賜給金軍將領,甚至流落民間,被賣為奴、娼。

                                        “靖康之難”是北宋滅亡過程中的重大歷史。

                                        在以往研究中,學者們往往著眼于它 的、經濟和文化意義,對在“靖康之難”中被擄往金國的北宋宮廷、宗室女性的研究很 少涉足。

                                        造成這種現狀的主要原因是史料匱乏。

                                        中古時期,女性在歷史的記載中沒有自己的 話語權,而我們今天所見到的史書中有關女性的記載都是經過掌握話語權的男性選擇過后的 結果。

                                        為了掩蓋“靖康之難”中大量宮廷、宗室婦女遭到凌辱及在金國為奴、為娼的屈辱歷史, 減少執行投降政策的壓力,南宋高宗禁止私人修史;而傳統史家為“尊者諱” ,在史書中極力 回避這一問題,如《三朝北盟會編》中雖然反映了民間女性所遭到的金兵侮辱,有關宮廷和 宗室女性的遭遇卻不見記載。

                                        盡管官方數據極力掩蓋、回避這一問題,如果我們披沙揀金, 仍能在殘存的南宋人筆記中找到可以信賴的史料,由南宋人確庵、耐庵編定的《靖康稗史》 就是一本被人長期忽略、極具史料價值的史書。

                                        該書輯錄了當時尚存的七種筆記,其中《開 封府狀》《南征錄匯》《青宮譯語》《呻吟語》《宋俘記》五種筆記從不同角度記載了北宋 、 、 、 、 都城陷落、宮廷宗室女性北遷及北遷后的情況,其內容可與《宋史》《金史》互證,且能補 、 正史之不足。

                                        該書最大的特點是保留了宋、金雙方的記載,作者們大都是這段歷史的見證人。

                                        由于該書不屬于傳統史學觀念認定的正史范疇,其史料價值一直沒有得到充分的利用。

                                        本文 立足于對這些尚未開發的史料的甄別使用,力圖廓清這一歷史的。

                                        一、被擄宮廷、宗室女性的類別、人數、年齡 從靖康元年(1126)十一月金兵第二次包圍京城到靖康二年四月張邦昌偽建立前, 宋徽宗、宋欽宗及北宋官員一直幻想不惜任何代價、通過斡旋方式保留。

                                        靖康二年正月 二十二日,雙方達成協議,該協議規定: (金國)準免道宗(宋徽宗)北行,以太子康王、宰 相等六人為質,應宋宮廷器物充貢;準免割河(黃河)以南地及汴京,以帝姬(公主)兩人, 宗姬、族姬各四人,宮女二千五百人,女樂等一千五百人,各色工藝三千人,每歲增銀絹五 百萬匹兩貢大金;原定親王、宰相各一人,河外守臣血屬,全速遣送,準俟交割后放還;原 定犒軍金一百萬錠、銀五百萬錠,須于十日內輸解無缺。

                                        附加條件是: “如不敷數,以帝姬、 王妃一人準金一千錠,宗姬一人準金五百錠,族姬一人準金二百錠,宗婦一人準銀五百錠, 族婦一人準銀二百錠,貴戚女一人準銀一百錠,任聽帥府選擇。

                                        ”從正月二十八日起,北宋政 府開始履行以上協議,按照金人的要求向金軍營寨輸送女性,最早送去的是蔡京、童貫、王

                                        黼家的歌妓各 24 人,其中福金帝姬(公主)作為蔡京家中的女眷也在遣送之列,被送往皇子 (斡離不)寨。

                                        史載,福金帝姬見到斡離不后, “戰栗無人色” ,斡離不下令奴婢李氏將福金 帝姬灌醉,乘機對其實施強暴。

                                        福金帝姬是“靖康之難”中第一個被金軍統帥蹂躪的宋朝公 主。

                                        盡管開封府官員刮地三尺,卻無法滿足金人的索求。

                                        為茍延殘喘,宋徽宗、宋欽宗開始 拿婦女抵債。

                                        開封府官員除對照玉牒將宮廷、宗室婦女全部押往金營外,還搜括京城民女甚 至已經嫁人的宮女充數。

                                        這些被強行抓來的女性“皆蓬頭垢面,不食,作羸病狀,覬得免” , 而開封府尹徐秉哲為了邀功,竟“自置釵衫、冠插、鮮衣” ,將上自嬪御、下及樂戶的五千名 婦女盛裝打扮送出京城,交付金軍。

                                        以勝利者自居的金軍從選送的五千名女性中“選收處女 三千,余汰入城” ,當然,被淘汰的兩千名女性應屬于被金兵糟蹋后由于身體虛弱等原因不便 帶走而已。

                                        由于無法滿足金軍索要的金銀數目,宋徽宗和皇室成員也沒能逃脫這場噩運:二月初七 日中午,在金軍粘罕、斡離不和上萬名騎兵的嚴密監視下,宋徽宗率妻妾、子婿婦、女 奴婢從皇城絡繹而出, 經內侍指認點驗后, “太上后妃、 諸王、 帝姬皆乘車轎前進; 后宮以下, 騎卒背負疾馳” 。

                                        在交接過程中,金兵對其行李也進行了嚴格檢查,凡金銀玉帛“不許帶往南 熏門交割” 。

                                        隨后一些躲藏在民間的宮廷、宗室女性也被金兵陸續搜出,除了死去的女性需要 特別注明外,任何與皇室有直接血緣關系哪怕是年僅一歲的兒童都在被擄之列。

                                        據《靖康稗 史》之三《開封府狀》所保存的少量與皇室關系密切的女性資料統計,這些女性的平均年齡 在二十歲左右。

                                        最終金人選定嬪妃 83 人,王妃 24 人,帝姬、公主 22 人,其中皇帝妃折錢加倍,共折合 金 13 萬 4 千錠;嬪御 98 人、王妾 28 人、宗姬 52 人、御女 78 人、近支宗姬 195 人,共折合 金 22 萬 5 千 5 百錠;族姬 1241 人,共折合金 24 萬 8 千 200 錠;宮女 479 人、采女 604 人、 宗婦 2091 人,共折合白銀 158 萬 7 千錠;族婦 2007 人、歌女 1314 人,折合白銀 66 萬 4 千 2 百錠;貴戚、官民女 3319 人,折合白銀 33 萬 1 千 9 百錠。

                                        以上婦女共折合金 60 萬 7 千 7 百錠、白銀 258 萬 3 千 1 百錠。

                                        即便如此,除去已經繳納的金銀數目,北宋還欠金人“金三十四萬二千七百八十錠、 銀八十七萬一千三百錠” 。

                                        這 11635 名被出賣的女性分別被關押在青城寨(原大梁城南五里, 今開封城南) 、劉家寺(今開封城外東北)兩個金軍大營。

                                        從被送入金軍營寨的那一刻起,這些女性就開始遭到金軍將領的蹂躪,她們被迫更換舞 衣,給金軍將領勸酒,稍有反抗就被當場斬首。

                                        二月七日晚,三名女性被斬首示眾;一人因 不堪侮辱,用箭頭刺穿喉嚨;另有三名貢女拒不受辱,被金兵用鐵竿捅傷,扔在營寨前, 血流三日方才死去。

                                        斡離不指著這三名女子的尸體警告王妃、帝姬要以此為鑒,否則同樣下場。

                                        他們還強令福金 帝姬安慰、說服剛到的人梳妝打扮、更換舞衣,供金軍將領享樂。

                                        不久,保福、仁福、賢福 三名帝姬和兩名皇子妃被折磨而死。

                                        在金軍將領強迫宋徽宗參加的宴會上,斡離不向宋徽宗 提出把富金帝姬嫁給設也馬(真珠大王) ,遭到宋徽宗“一女不事二夫”的拒絕。

                                        粘罕不勝惱 怒,竟下令在場的金軍將領每人拉走兩名女子,任意發泄。

                                        為了滿足金軍將領們的淫欲,斡 離不甚至下達了“元有孕者,聽醫官下胎”的命令。

                                        金軍將領如同分配牲畜一樣瓜分這些特殊的戰利品。

                                        在第一批被押解到金營的婦女中, “國相(粘罕、斡離不)自取數十人,諸將自謀克以上各賜數人,謀克以下間賜一二人” ,其 后隨著宮廷、宗室、貢女的陸續到來,除選定貢女三千人以外,金國朝廷“犒賞婦女一千四 百人,二帥侍女各一百人” 。

                                        到金軍撤離,粘罕、斡離不領人觀看從京城搬運北宋皇宮的器物 時,身邊已是“左右姬侍各數百,秀曼光麗,紫幘青袍,金束帶為飾” 。

                                        同時,分贓不均也引發了金軍將領的內部:萬戶賽里指使千戶國祿都投書帥府,申 述他的弟弟野利已經和多富帝姬定情,要求府歸還多富帝姬。

                                        兩位聽后勃然大怒, 將野利斬首。

                                        守城千戶陸篤詵殺死哥哥尚富皂,起因也是因為尚富皂奸污了陸篤詵搶來的宗 室婦女。

                                        在金軍將領的淫威之下, “各寨婦女死亡相繼” 。

                                        也有個別王妃不甘接受這樣的屈辱,與金軍將領發生爭執。

                                        斡離不理直氣壯地說: “汝是 千錠金買來,敢不從!”王妃爭辯道: “誰所賣?誰得金?”斡離不回答: “汝家太上有手敕, 皇帝有手約,準犒軍金。

                                        ”該王妃還幻想自己身分尊貴,不在受辱之列, “誰須犒軍?誰令抵 準?我身豈能受辱?” 斡離不反詰道: “汝家太上宮女數千, 取諸民間, 尚非抵準?今既失國, 汝即民婦,循例入貢,亦是本分。

                                        況屬抵準,不愈汝家徒取?”傾巢之下,豈有完卵。

                                        在金 軍血腥殘暴和皇帝懦弱無能的現實下,這位想捍衛貞節的王妃最終也“語塞氣恧” ,只能忍氣 吞聲、任人擺布。

                                        三、押解途中北宋后妃及宗室女性的遭遇 據《宋俘記》記載,從靖康二年三月二十七日起,北宋后妃及宗室女性被分作七批押往 金國都城(今黑龍江阿城市) ,除忍饑受凍、風餐露宿外,她們既要克服身體的特殊狀況 (月經或懷孕) ,而且隨時還會遭到押解官員的騷擾和侮辱。

                                        《青宮譯語》完整地記載了第二批押解女性從東京出發到的全過程,從她們的經歷 可以比照其它六批女性的遭遇:靖康二年三月二十八日,韋妃(宋高宗的母親) 、邢妃(宋高 宗的皇后) 、朱妃(鄆王之妻) ,福金、嬛嬛兩位帝姬和兩位皇子在真珠大王、千戶國祿和五 千名金兵的押解下北遷。

                                        二十九日,邢朱二妃、二帝姬因“墜馬損胎” 。

                                        四月初一日,她們與 寶山大王押解的第三批女性宋欽宗的朱皇后和朱慎妃等人會合。

                                        四月二日,行程途中,國祿 先后猥褻朱妃、朱皇后,隨后與嬛嬛帝姬同騎一馬。

                                        蓋天大王見色起心,殺國祿,棄尸于河, 妄圖霸占嬛嬛帝姬,被真珠大王阻止后,又把凌辱的矛頭指向邢妃, “邢妃以蓋天相逼,欲自 盡” 。

                                        十一日到達真定府(治今河北正定縣)后,金軍將領聽說朱妃、朱慎妃擅長填詞歌詠, 逼迫朱妃、朱慎妃為他們填詞演唱。

                                        兩人無奈,就填詞哀嘆自己生不如死的悲慘處境,其中 一首為: “昔居天上兮,珠宮玉闕,今居草莽兮,青衫淚濕。

                                        屈身辱志兮,恨難雪,歸泉下兮, 愁絕。

                                        ”四月十九日,真珠大王強娶富金帝姬為妾,大擺宴席,邀請北宋后妃參加。

                                        四月二十 九日,真珠大王押解韋妃等先行,與蓋天大王分別,蓋天大王“送至三里外,悵然而別” ,對 這些女性仍心存覬覦。

                                        從燕山登程以后,進入沙漠,路絕人煙,金人日行 150 里,壯年男子 都感到疲于奔命,這些女俘們更是苦不堪言。

                                        過兔兒渦(今遼寧北鎮縣境內) 、梁魚渦(今遼 寧新平縣東南)沼澤地時,盡管她們躺在駱駝、馬匹兩側的兜袋里,衣服也全部濕透, “地獄

                                        之苦,無加于此” ,以致人皆病困,直到十幾天后到達烏舍(今吉林農安縣東北)時,病者才 死里逃生。

                                        然而,等待她們的是更悲慘的命運。

                                        除富金帝姬等 4 人被賜給真珠大王為妾、陳 桃花等 4 人賜給真珠大王為奴婢外,韋氏、邢氏等 18 人被遣送到洗衣院。

                                        由于史料缺乏而不能進行完全統計,從第一批押解的情況可以大致看出有大批女性死于 押解途中:第一批被押解的人員中有宗室婦女 3400 多人,她們三月二十七日從青城寨出發, 由于途中“長途鞍馬,風雨饑寒,死亡枕藉,婦稚不能騎者,沿途委棄”“十人九病” , ,有 1500 名婦女在途中死亡。

                                        四月二十七日到達燕山時,僅存婦女 1900 余人,死亡率為 44%,到 達的死亡率應在 50%以上。

                                        至于民間貢女, 其處境更是慘不忍睹。

                                        固新押解貢女 3180 人、 諸色目人 3412 人從青城寨出發,四月初八到達相州(今河南安陽) ,由于連日下雨,貢女所 乘的車大多已經破漏,她們被迫到金兵的營帳中避雨,結果遭到金兵的,以致“多*斃” 。

                                        被掠者每日以淚洗面,而金軍將領皆“擁婦女,恣酒肉,弄管弦,喜樂無極” 。

                                        四、總體結局 這些女性在途中受盡屈辱和折磨后,最終到達。

                                        她們被強行遣送到洗衣院、御寨或 分給金軍將領,有的甚至淪落為娼。

                                        金朝者不僅自己享用這些戰利品,還把她們賜給南 宋出使金朝的大臣以示侮辱。

                                        天會六年(1128)正月,南宋使者王倫等出使云中,被金國扣 押,粘罕賞賜王倫內夫人及宗女四人,甚至還賞賜隨行使者朱績一位宗室女。

                                        朱績因不接受 賞賜,竟被粘罕處死。

                                        天會六年八月二十四日,北宋宮廷的后妃及宗室女性們經歷了她們北遷以后最恥辱的一 幕。

                                        作為戰俘,金朝皇帝命令宋徽宗、宋欽宗、兩位皇后、皇子和宗室婦女改換金人服飾, 拜謁金人的祖廟。

                                        史載“后妃等入宮,賜沐有頃,宣鄭、朱二后歸第。

                                        已,易胡服出,婦女 近千人賜禁近,猶肉袒。

                                        韋、邢二后以下三百人留洗衣院” 。

                                        發送前,金國者再次命令 20 名醫官對暫不發送的 94 名宮眷“孕者下胎,病者調治,以備選進” 。

                                        從字面看“洗衣院” 好像是洗衣的機構,其實不然。

                                        從與韋氏一同被遣送到洗衣院的朱風英、趙嬛嬛第二天“并 蒙幸御”來看,洗衣院實際上是供金國皇帝消遣的場所。

                                        由于當時南宋與金處于交戰狀態, 金人將韋氏、邢氏送入洗衣院以示對宋朝皇帝的侮辱。

                                        在異族者的眾目睽睽下,宮廷、 宗室婦女遭受的集體侮辱使欽宗的朱皇后感到絕望,面對金朝者的野蠻,作為戰敗 民族女性的代表,為了捍衛自己和所代表民族的女性的尊嚴,履行母儀天下的職責,她選擇 了以死抗爭。

                                        受降儀式結束后,朱皇后即“歸第自縊” ,被人發現后救活,她“仍投水薨” 。

                                        在所有北遷的女性中,朱皇后最具有反抗精神,她的這種剛烈行為其后還得到了金人的 褒揚。

                                        金世宗下詔稱贊她“懷清履潔,得一以貞。

                                        眾醉獨醒,不屈其節” ,追封她為“靖康郡 貞節夫人” 。

                                        這無疑是對徽、欽兩位皇帝和大多數女性茍且偷生的最大嘲諷。

                                        宋徽宗在世的 21 名公主中,除死于劉家寺的保福帝姬、仁福帝姬和賢福帝姬 3 人外,富 金帝姬被真珠大王強迫為妾、惠福帝姬被寶山大王聘為妾,剩下的 16 人中沒入洗衣院的 9 人、遣送到各大營寨的 6 人、云中御寨者 1 人。

                                        宋徽宗的皇后皇妃 5 人,鄭皇后和其它 3 位皇妃一同和宋徽宗遷至五國城(今黑龍江伊 蘭縣) ,韋氏流落洗衣院。

                                        嬪位的 31 名女性中,4 名移居額魯觀寨,4 名移居蕭慶寨,3 名移 居葛思美寨, 其它 20 人隨宋徽宗第四批北行, 人生子, 3 其余人員情況不明。

                                        其它封號的 108

                                        人中,其中婕妤、才人、貴人、美人 41 人,先入青城寨,跟隨第五批北行,曹小佛移居葛思 美寨,到燕山以后,新王婕妤等 5 人歸宋徽宗,其余 35 人居燕山御寨,至以后此 35 人 又被分散,奚拂拂等 10 人入洗衣院,莫青蓮等 21 人分別入斜也、訛里里、達賚、 、母、希尹、 兀術及諸郎君寨,邱巧云等 4 人死于途中。

                                        至于國夫人、郡夫人、夫人封號者 67 人,李春燕 被金人賞賜給張邦昌,陳桃花等 4 人歸真珠大王寨,鄭佛保等 4 人歸寶山大王寨,霍小風等 2 人歸高慶裔寨,鄭巧巧等 2 人歸余余寨,王貓兒等 4 人歸兀室寨,費蘭姑等 4 人入婁宿寨, 沈金男等 2 人歸劉思寨, 韋月姑等 44 人第七批北行, 途中死亡 11 人, 其余 33 人歸云中御寨。

                                        靖康之難,北宋女俘遭凌辱這段歷史,是南宋人難以起齒的恥辱,也是激勵南宋人抵抗金兵 南下的動力。

                                        除柔嘉公主隨宋欽宗至五國城外,其它 29 名皇孫女,死于壽圣院及途中的 14 人,過沼 澤地時被水淹死的 4 人,沒入洗衣院的 6 人。

                                        剩下的 5 人中,肅王的女兒玉嬙被封為帝姬, 景王的女兒嫁給了韓昉的兒子,益王的女兒嫁給了克錫的兒子,其余 2 人下落不明。

                                        宋欽宗 1 后 1 妃,朱皇后死于,朱慎妃隨至五國城。

                                        10 名有封號的姬妾,其中 4 人 入真珠大王寨,盧順淑等 4 人入寶山大王寨,鄭慶云等 2 人到燕山以后歸宋欽宗,流落至五 國城。

                                        另外作為奴婢封職的 27 位,其中 6 人途中淹死,1 人自刎,2 人病死,顧頑童等 3 人 歸寶山大王寨,楊調兒等 2 人被賞賜給真珠大王,朱淑媛等 13 人入洗衣院。

                                        34 名皇子妃中,第二批北行者 5 人,3 人發配到洗衣院(其中高宗皇后邢氏、田春螺死 于洗衣院,朱風英后至五國城) 人配真珠大王,1 人封紹興郡夫人。

                                        第三批北行者 1 人, ,1 先入寶山大王寨,后敕配偽建安郡王趙梴。

                                        第五批北行者 28 人,入洗衣院者 9 人,其中 4 人于天眷十三年遷往五國城,另外 5 人死于洗衣院;被遣送到各大營寨者 10 人,賜給偽相國 李浩為妾者 1 人,另外 8 人無考。

                                        可見,在 34 名皇子妃中,除 8 人下落不明外,絕大多數女 性仍然被遣送到各大營寨(12 人)和洗衣院(12 人) 。

                                        史書留下的有關宗室記載,惟有燕王趙俁、越王趙偲、義和郡王趙有奕三支。

                                        其中燕王 妻至五國城,妾 2 人入洗衣院,兒媳 4 人、女兒及孫女 6 人中,只有女兒趙飛燕被封為次妃, 其余下落不明。

                                        越王趙偲,妻歿于韓州;妾 2,1 歿于燕山御寨,1 歿于洗衣院;兒媳 6 人, 女兒 3 人,孫女 1 人,其中女兒檀香入宮為夫人,兒媳陳艷入兀術寨,其余下落不明。

                                        郡王 趙有奕妻歿于道。

                                        [9](p286。

                                        288)由于宗室女被沒入洗衣院或分給參加侵略戰爭的金軍各 級首領,她們的處境各不相同, “婦女分入大家,不顧名節,猶有生理,分給謀克以下,十人 九娼,名節既喪,身命亦亡” ,金國一個鐵匠竟以“八金”的價格買下一位兼有“親王女孫、 相國侄婦、進士夫人”三種身分的女性。

                                        這些女性“甫出樂戶,即登鬼錄” ,命運大致相同。

                                        從以上數字可以看出,在對北宋宮廷、宗室女性的瓜分中,獲益最多的是金朝者。

                                        首 先是金朝皇帝,占有被送到洗衣院和各大御寨的女性;其次是發動戰爭的軍事貴族,粘罕、 斡離不在離開北宋都城前身邊女性已達百人以上,到以后,他們又參與了對押解到 婦女的再分配;再者是參加戰爭的各族軍事首領,據以上有限、具體的數字統計,遣送到各 大營寨的女性:額魯觀寨 4 名,蕭慶寨 4 名,葛思美寨 4 名,真珠大王寨 11 名,寶山大王寨 12 名,高慶裔寨 2 名,余余寨 2 名,兀室寨 4 名,婁宿寨 4 名,劉思寨 2 名。

                                        隨著南宋抗金力量的不斷增強和宋金議和的進展,這些被擄女性的處境稍有改變,少數宗室

                                        女性被召入金國的皇宮,也有一些女性嫁給了金國貴族,還有個別女性作為金國的友好使者 遠嫁異域,如在金國出生的全福帝姬嫁給了西夏國的李敦復。

                                        就整體而言,除了紹興十二年 (1142)五月伴隨宋徽宗、鄭皇后、邢氏的梓宮南歸的宋高宗的母親韋氏外,其它女性全都 留在金國。

                                        正隆六年(1161)七月完顏亮南侵之前,殺掉遼朝后裔耶律氏和宋朝子男 130 余 人。

                                        此時距“靖康之難”已 30 余年,從年齡上推算,這些女性大多已經在 30 在 50 歲之間, 最小的也在 30 歲以上,她們或已客死異鄉,或已人老珠黃被人人棄了。

                                        “靖康之難”中,北宋后宮嬪妃、宗室婦女全部被擄往北方為奴為娼的歷史,既是南宋 人難以以齒的恥辱,也是激勵南宋人抵抗金兵南下的動力。

                                        對于南宋道學家來講,這場災難 也給他們敲響了警鐘:在民族異常尖銳的南宋時期,金軍的頻繁入侵隨時都會使女性們 遭到貞節不保的噩運。

                                        如何在戰場失利的情況下保住婦女的貞節成了道學家們關注的問題, 他們舍棄北宋時期重生存輕貞節的觀念,提倡婦女舍生命保貞節,這種觀念也逐漸被士大夫 們所接受。

                                        經過道學家們的反復說教和者的大力宣傳,到了明清之際,女性的社會活動 和生存空間日益縮小,而標榜她們殉節的貞節牌坊卻日益增多,在生存與貞節之間,女性們 除了殉節外已別無選擇。

                                      1. 歷史趣談中國歷史上最恥女俘 貴妃公主下場竟慘如娼妓

                                        歷史趣談中國歷史上最恥女俘 貴妃公主下場竟慘如娼妓

                                        歷史趣談中國歷史上最恥女俘 貴妃公主下場竟慘如娼妓...

                                        貢獻者:網絡收集
                                        470591
                                      2. 歷史解密靖康之恥中女人是中國歷史上最恥辱的女俘

                                        歷史解密靖康之恥中女人是中國歷史上最恥辱的女俘

                                        歷史解密靖康之恥中女人是中國歷史上最恥辱的女俘...

                                        貢獻者:網絡收集
                                        196413
                                      3. 中國妓女史:管仲設置

                                        中國妓女史:管仲設置

                                        中國妓女史:管仲設置...

                                        貢獻者:網絡收集
                                        597627
                                      4. 北宋“靖康之難”:中國史上最恥辱的六千女俘

                                        北宋“靖康之難”:中國史上最恥辱的六千女俘

                                        北宋“靖康之難”:中國史上最恥辱的六千女俘...

                                        貢獻者:網絡收集
                                        944427
                                      5. 歷史解密靖康之難史上最悲慘一幕 宋室皇后公主淪為娼妓

                                        歷史解密靖康之難史上最悲慘一幕 宋室皇后公主淪為娼妓

                                        歷史解密靖康之難史上最悲慘一幕 宋室皇后公主淪為娼妓...

                                        貢獻者:網絡收集
                                        330116
                                      6. 唐朝最強悍的女英雄平陽公主為何做過妓女?

                                        唐朝最強悍的女英雄平陽公主為何做過妓女?

                                        唐朝最強悍的女英雄平陽公主為何做過妓女?...

                                        貢獻者:網絡收集
                                        299199
                                      7. 唐文成公主入藏 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女外交官

                                        唐文成公主入藏 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女外交官

                                        唐文成公主入藏 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女外交官...

                                        貢獻者:網絡收集
                                        126371
                                      8. 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妓女神醫

                                        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妓女神醫

                                        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妓女神醫...

                                        貢獻者:網絡收集
                                        130649
                                      9. 論《東坡詞》的寫伎篇章及對中國娼妓制度的歷史觀照

                                        論《東坡詞》的寫伎篇章及對中國娼妓制度的歷史觀照

                                        論《東坡詞》的寫伎篇章及對中國娼妓制度的歷史觀照...

                                        貢獻者:網絡收集
                                        697134
                                      10. 揭秘:唐朝最強悍的女英雄平陽公主為何做過妓女?

                                        揭秘:唐朝最強悍的女英雄平陽公主為何做過妓女?

                                        揭秘:唐朝最強悍的女英雄平陽公主為何做過妓女?...

                                        貢獻者:網絡收集
                                        180244
                                      11. 網友在搜
                                        百折不撓具海拉姜世燦 keep ones alive bug舞出處 踏板車的火花塞在哪里 olx portugal carros 海爾ls55m31黑機 上一個 英文 localstorage 丟失 be sympathetic to sb 非走不可 陳奕迅 下載 lol酒桶狂熱球漫畫皮膚 民事案件一審審限 nih3t3 懸浮 colnbrook 南京仙林派出所電話 營野松雪英文名 折耳貓圖片大全 重慶紫御江山附近怎樣 scp 命令 帶密碼 gts 巨大少女 文章 rbd394星 客廳一般用什么地磚 鎮殃 集美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綠色配什么裝飾好看 特務足球賽閱讀測試題 qq空白名片圖片 win7電腦管家有什么用 新部落守衛戰25-1攻略 嘉寶有機糙米嬰兒米粉 陳百強生前有錢嗎 sepsis中文意思 什么是智能制造技術 埃羅芒阿老師第7卷txt 大電影tv版機頂盒 在日本免稅店有假貨嗎 御前紅人by妖然腐書網 怎么使用cad2007注冊機 龍空表哥2g寫作資料 偉創力長寧區研發中心 太陽 閱讀 青龍偃月刀的閱讀理解 opencvdebug.props 西門子plc6ed1 052 jzt y mq7837 g 哈希cod試劑使用方法 雄風寶典速成視頻 how muchitis對話主題 portal認證 Java 江湖血淚錄1 12 female soldier 松雪泰子大人的感官美 journey游戲攻略 聯想1.0主板多大 e4a變量循環 九游代充平臺 捷安特atspro多少錢 技嘉主板bios無法更新

                                        聲明:本站內容部分源于網絡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請咨詢相關專業人士。

                                        如果無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權,或有意見、反饋或投訴等情況, 聯系我們: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高端網 手機站

                                        新疆11选5 96期